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赤坎老街是湛江的灵魂,水井头早餐和骑楼群商铺,见证当年的生活

2022-09-08 01:53:23 4048

摘要:徜徉在赤坎的老街窄巷,打量着身边的人与物,这里的一切所留下的印记,偶尔触动着这座城市和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神经。赤坎老街是湛江老城所在的区域,她的精华所在就是她曾为古商埠,她是这座城市的灵魂,承载着这里的繁华、变迁与沧桑。...


赤坎老街是湛江老城所在的区域,她的精华所在就是她曾为古商埠,她是这座城市的灵魂,承载着这里的繁华、变迁与沧桑。徜徉在赤坎的老街窄巷,打量着身边的人与物,这里的一切所留下的印记,偶尔触动着这座城市和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神经。或许,这就是一种潜在的文化吧。

据资料记载,湛江赤坎在宋代已具小商埠雏形,到了明、清两代成为雷州半岛的主要商埠港口。赤坎初步形成的古埠区域主要集中于现在的中山二路、九二一路和民主路之间的三角区域,主要由大通街、中兴街、福建街、潮洲街、高州街等纵向街组成。清末以前,赤坎区的民主路、南华广场一带都是海滩,船只停在鸭乸港外,来往货船只能乘潮通过鸭乸港进出商埠,可直泊古老渡等商埠码头。

赤坎老城依古商埠发展起来的码头、商铺、街道、民居,构成了赤坎繁华昌盛的过去。老街的历史是用来缅怀的,而上个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初,在这里快乐和无忧的童年,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

看到《湛江晚报》的《福建街趟栊门前飘香的小吃》后,深圳的闺蜜急急地发微信求证:“水井头的油条还有吗?发图!”她的一句话,勾起了我们的回忆。为了她的“发图”,我们又一次走读了这片街区。

民主路往东的和平路、民族路、民权路、民生路、大众路、幸福路等最初也是海,上个世纪20年代,许爱周出资填海而形成新的城区,俗称“三民片区”。

大众路早餐店较多,老街坊又称为“水井头早餐”,因路头有一水井而得名。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,一般家庭在家里吃早餐较多,这里的早餐店生意一般,当时最喜欢的是现炸油条,现卖现手卷的热腾腾的猪肠粉。记得店门口架起的大铁锅里油香四溢,店家在案板上搓揉米白色的面团,切成瘦瘦的如我们巴掌长的两条,码在一起,沿着锅边轻轻放入滚油中,用筲篱边压,特长筷子边翻动,油条慢慢变长变大变金黄,夹在大筲篱中滴油。用纸包着油条趁热吃,很脆,很香,一仰头一碗的豆浆喝下……眼尾的余光一瞥,常见几个抵挡不住油条的色、香、味诱惑的小孩“钉”在水井头不肯走,垂涎欲滴。

如今,有不少地道的小时候的味道都可在这找到,如油条、猪肠粉。听说每天限卖100根油条,所以早上排队买油条的队伍壮观得羡煞旁人,油条的香脆大概与水井头的井水有关吧。现在的早餐多了杂鱼汤、薄荷鸡汤、牛肉汤、猪杂汤、沙螺泥丁粥、猪杂粥、海鲜捞面等。杂鱼汤最受欢迎,经常听到有人点单:“来碗杂鱼汤!加饭!”杂鱼汤料足味鲜,有沙虫、鱿鱼、沙螺、小虾,螃蟹等,真正的湛江味道。难怪有人说:湛江人的早餐吃得像皇帝。

民主路广州湾商会会馆对面,一间南向的楼房为“普济药房”,是广州湾时期最早的西药房之一。再往前通过大众路,就到了和平路。这条与民主路平行的和平路是赤坎骑楼建筑群保存最为完整的一段。

和平路骑楼一楼走廊及各色商铺,三有公司旧址,书画家赵少昂题字的“光裕堂”,还有位于和平路以东的民族路上的许爱周旧居,以及斜对面有“香港电影之父”之称的黎民伟故居等,都是我们读高小放学后必经必流连的几个地方。当时似懂非懂地感受建筑的恢弘大气,欣赏外墙装饰的简洁变化与多彩精致,这些幼稚的举动是否从小给我飘来了艺术的种子?

骑楼一楼走廊间间相连,我们在其中钻来钻去,既可免受日晒雨淋之苦,也可以把骑楼底的商铺一间一间地巡看。当时,许多商铺售卖家用物件:长长细细的竹子,如我们胳膊粗的木桁条,滚圆的杉木柱梁,有我们小孩身子般粗的,摆满了两旁好几间店铺;有的摆满了木凳、木桶、竹椅、竹编和蒲织品,各色竹篓、草袋、草帽散乱挂着、叠堆着……看老奶奶坐在店前编织,蒲草缠着手指,或者是淡青的竹篾在怀中欢跳,等到一个蒲织小鸭子、一个圆滚滚的小竹篮做好后,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路上,常会看到有磨刀的老汉,“霍霍”声不绝于耳;有一只脚踩着鸡细腿,麻利探刀拉线的阉鸡佬;有用小锤子把铝钉钉进破洞,“当当”敲平铝钉的补锅人。这些都是令人回味的上个世纪70年代末、80年代初的赤坎老街市井生活图景。

和平路南与幸福路交界,幸福路原称港口街。今天有多间商铺售卖“大树菠萝”,一个个菠萝挤满台底,或堆放在台面,剖开的菠萝或挂着卖,或摆放在菠萝堆的顶面卖,一个个金元宝般的菠萝包瓣金黄诱人,不时有本地居民、回乡的游子和远方慕名而来的旅客在购买。特有的清甜香味洋溢着幸福而浓郁的亚热带风情。

“三民片区”小时候的“味道”、骑楼群和商铺,见证了当年的生活,时光的流逝,许多都变得物是人非。老街的合理开发与利用,老街文化历史的传承和发展,是美好回忆过后必须深思的另一道严肃的命题。

作者简介

支贤,笔名知然。现居湛江市。硕士、高级职称,省大中专院校教师职称高评委。中国教育作协理事、湛江作协副秘书长、红土诗社理事、中国教育报、湛江晚报专栏撰稿人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